一封寄不出的信

白白:

 

不知覺的你已經走了兩個星期了.  這段時間在忙碌與忙碌中間斷對你的懷念, 開始慢慢接受你不再在我們中間這個事實.  最近回看相簿才知道過去與你合照的不多.  一下子才發現有很多話在我心中一直沒有機會跟你說. 回憶中的你都是過去對我們的好.  記得剛來美國的十五, 十六年前, 應該是我懂事以來第一次見到這個我媽媽的祖母, 在香港時就已經聽媽說過以前你對家的照顧和關心, 怎樣的做家務為了回家的媽, 舅父, 和姨們 有多點讀書和休息的時間.  剛來到的那時聽不懂台山話的我, 可能與你相處總是有點距離感. 慢慢的開始懂一些生活用詞, 加上媽媽的翻譯, 溝通多些就更感覺到在你家的溫暖.  在高中時差不多每個星期天都跑上三層的樓梯喝你熬的湯, 我們幾個一起有說有笑, 雖然有時講到的話題你未必懂, 但看見你的微笑就知道你也是與我們樂在其中. 是你的行動告訴我, 原來隔了幾代的關愛, 用心就一定能感受到的. 白白未必懂很多事, 但你對我叮嚀的話, 我會一直記得.

 

對我來說, 健康一直都是與你長伴, 也是你的記號.  有多少個 過了八十歲的人能照顧自己生活起居, 每天上落 三層樓的樓梯, Chinatown 的斜坡來來回回自個兒買菜, 說話有時還很有中氣? 你就是其中少有的一個, 而我一直都感到 amazing.  直至我在大學後做工時聽到你第一次中風入院的消息, 我才驚醒 白白會有離開我們的一天.  週末時間不夠總是沒有常常看你的理由, 但每次我們一同來療養院探望你都是開心的.  雖然那時的你不能再熬湯給我們, 但到午飯的時候你都給出在你餐桌前的食物, 總會分出來叫我們 吃多點, 吃多點’.  感覺得到你對我們的關心和付出, 即使在你病倒的時候也沒變.  我們明白你的心意, 但當然不會讓你少吃, 因為我們, 至少是我, 有一個奢想, 期望有一天你會好起來, 可以像以前一樣 在你家喝湯, 一起出外飲茶聊天. 

但漸漸的隨著你出入醫院的次數多了的時候, 我只期望你的每天能有少一點的痛苦.

 

母親節前的星期三, 在開始準備煮飯給媽時突然收到電話說到你病危的時候, 放下一切來看你, 等了好一會可以到急診室看了你躺在病床上, 連呼吸都很困難, 很痛苦, 開口想說但講不到話, 我的心一直在祈禱, 到了一個地步不知道怎樣為你祈求, 一直只想你的痛楚能減輕. 當時我沒有開口叫你 白白, 情感不穩定的我真的辦不到, 一直在心裡的呼喚希望你能聽到.  讓你安然離去是個很難的決定, 因為我們怎樣說也捨不得, 你的一生為家人付出, 你的開心建立在我們的開心上. 這次好想幫到你甚麼, 但我們只可以單單陪你一起走這人生最後的幾里路. 

 

親愛的白白, 我後悔 沒有花多一點的時間與你相處.  到了現在我們已經不能在世上再見, 我只能在心中懷念你曾給過我們的溫暖, 愛心, 關懷. 我深信將來的那一天 在天家我們一定會再相會, 希望你能聽到我今日的分享和對你的感激. 

 

謝謝你, 白白.  你的曾孫, 阿江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一封寄不出的信

  1. 你個xanga整的好靚,介紹個香港網上購物網給你,裡面咩野產品都有,你可以用信用咭,paypal或者銀行過數,全世界都可以送貨上去,你得閒來睇睇啦~www.ComingZOO.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