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 [11:54pm]
睡眠時間的不足一天積上一天, 加上下班時間又拖延至”日落時分”, 累了~ 知道要早睡, 可知而不行有甚麼用呢? 這竟然是對自己最近的 好幾樣事情 “當場棒喝”的反問句. “認錯, 可是知道你錯在哪裡嗎?”  這是從 一電視劇中的 平成公主仍在氣她的駙馬時 所問的. 聽起來像是女生說男生不了解她的心意, 但也是個 真實反省的一個好問題. 不清楚錯在哪裡, 怎樣能夠改正呢?  隨便認錯, 跟知而不行 結果都是一樣, 就是甚麼都沒有改變.  求主給我敏銳的觸覺來看清自己的不是, 決心改正, 也有每天的新心靈, 不斷更新而變化. 

對著期待的事, 我想 到現在還不是時候, 但我很是驚奇地知道 媽媽已在不知情下也為這事而開始代禱? 好啦, 累了該去睡, 知道了就去行吧, Zzzzz….

8/23 [10:16pm]
明天要比平常還要早起到機場, 喔, 不是接機, 而是一路到北加州的最北部的一個小站, 為一個小小的樓房而開的會議.  有些期待, 可要帶回家的文件, 工具, 安全帽, 制服, etc.. 加上去就成了很重的背包. 一下子的”重擔”, 加上走回家的幾哩路, 唉, 累~   午飯時開心的知道有香港的朋友會來 “探望我”, 是真的嗎? 哈哈, 我想 她是想來看看美國吧. 還有週末的”活動” 越來越多, 再計劃怎樣輕鬆 好像都變成了一些負累…  好啦, 真要早睡, 有甚麼明晚再說, Zzzzz….. 

 
夏日炎炎正是 找良晨美景看看的時候 (是2007年的資料圖片)       天色明朗的一中午
路過三藩市海旁時拍下海灣大橋的一部份

8/26 [12:08am]
昨天去了Eureka 那邊的工地視察和在外開會, 正是避了灣區全年最熱的一兩天.  回來時不敢相信 Oakland 也有 100多度 (攝氏~41度), 不是吧? 還是回公司放下東西, 整理文件, 處理早上會議的資料 ,也可以來涼快一陣, 但不知覺的又待久了… 今天心裡像是摸不著底, 總是覺得有些未做好的事. 來去幾回, 只是為一兩個小小項目來忙.  擔憂, 臨走時也不時確認做了甚麼還差甚麼…   自己在每天的靈命生活中 又迷路了吧? 是的, 因為靈修時間都被 其他”較重要” 的瑣碎事給攔住了…  是重新安排 優先次序的時候吧!

從週一開始留意關於 在菲的康泰被綁架事件新聞, 是個無法預計的人禍.  這確實是有太多的假如”方案” 可以讓悲傷度降低. 但中立的說, 不管是誰的錯, 事情就是在 最不如意中的不如意來結束, 令人心酸.  當然可以作很多偏激的評擊說是某某的錯. 可是從每個不同人物的角度來觀摩各人的動機和行動, 或許可以更全面的來看事而找到平衡點, 也來自己不去單方面思想.  開始覺得自己的自以為是多了, 是要來再學學謙卑的功課~ 又忘了要睡的時間, 不行, 睡吧 Zzzzz…..

[9:28pm]
如果覺得被別人的自以為是受傷害, 會否是個人的 “自以為是” 認為人家是錯而自己是對的呢?  這樣的話, 誰的個人主義更強, 而又是否 自己的 “自以為是” 傷了自己嗎?  想是 哲學中的一個 “先有雞蛋還是先有雞”的問題…

8/31 [12:03am]
週末過去的很快, 也算是 “輕鬆”.  跟兩位姊妹去了悠閒的 Monterey 和 Carmel 走走看看.  雖是自己去過好幾次的城市, 但有朋友相伴確實多了幾分精彩…  在本人的編排下, 當然會去一些我也沒去的地方逛一下, 天氣也比想像中的溫和.  吃啊, 走啊, 看啊, 再吃啊, 就過了 人家週六的假期…  本來預定早點回家也延後至凌晨後才能回來…

對著寧靜的海闊天空享受午餐                             對面的 “大碟又抵吃” 沙拉
 
那海獅剛巧也放假, 輕鬆在船上躺一下吧             平靜的Monterey 漁人碼頭
   
在碼頭上的”鸚鵡展”                                                三個人的合照, 看到我們燦爛的笑容嗎?
 
碼頭邊是水母自”游”自在的好環境                          本想看看清水灣, 想不到有15分鐘的婚禮進行中
  
“清水灣”的好景色                                                      由於過了開放時間, 只能”遠處” 拍下燈塔

今天從 工地忙了半天, 午飯後駕駛回來時超累 (真的有睡意而蒙了眼好幾次), 感謝 神也帶領我平安的回公司.  留在辦公室晚了, 坐在地鐵時本想睡一睡, 但拿起的 Challenger, 看了頭一篇分享, “Count It All Joy”, 一邊看我眼中不只覺的有淚水流出, 真的在感受到 看著家人失去生命的痛苦…  然而, 筆者提到, “Joy is a choice… I chose joy because God had never failed me in the past” — Kim Evans.
喜樂其實是一個選擇, 而筆者選擇相信 神的應許和過去的供應 — 縱然她的經歷猶如 約伯般痛苦… 眼看著一個一個最愛的家人失去生命, 自己仍身在癌病中, 也為著值得感恩的事而選擇喜樂… 有甚麼比生命和健康重要呢? 我們可以不因為外在的小困難而放棄 喜樂嗎?

總於可以去選擇 保健的椅子了, 可要提早離開公司, 唉, 看來要 週三加班來補時了…  睡吧, Zzzz….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